mylifestylenews

2016-04-18

Christian Wijnants笑傲天際踏前程


Christian Wijnants笑傲天際踏前程


那用爭世上浮名
一直以來,都非常欣賞和崇優比利時的設計美學,一個於歐洲不太起眼的小國,國土面積 只有 三萬平方公里,人口只有 1180萬,卻充滿文藝氣色和創意設計不受約束的空間。單單在藝術界,文藝界及建築界的領域,任何的創作和設計行列,都有過於其它帶領潮流的國家而無不及。比利時的工業中心安特衛普Antwerp更是歐洲最富有的城市之一,現今更是歐洲時尚界的另一個重鎮!

世事似水去無定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有一群妙想天開及癲癲喪喪的年輕人,“得”知天高地厚,心口只得個勇字,永無得輸;爲了完成夢想,“六體合一”開著一輛租來幾乎甩轆的貨Van及一些簡陋的音響聲光器材,大隊兒跑到倫敦時裝周秀場之外,沒錯,是場外。大膽地以打遊擊的方式做了一場令時尚評論家驚艷的前衛時裝發布會。裝備雖粗劣,但設計的成品卻不,他們無畏的精神和行爲更贏得了英國媒體的大力關注;瞬間在時尚圈內泛起一股時尚的新體驗,而此舉從此之後,更奠定了比利時設計師於全球時裝界不可動搖的先鋒地位。

仍願翻  百千浪
那個年代,正值時尚浪潮受到種種怪異理念和奇思異想的劇烈沖擊,傳統的時裝概念被一群日本先鋒設計師如山本耀司、高田賢三、川久保玲等在巴黎顛覆。而這群來自安特衛普年輕人,無窮無盡地吸收了這些新奇的時裝設計觀念;他們的作品即時出現一股強勁的“反奢侈”風潮,如運用超大廓型的外套、極長的衣袖,將原先用作襯裡的面料直接暴露在外,或是用頗皺的織物做正式晚裝等等。這些的前衛設計概念、細致的剪裁和五彩拼貼的新穎手法,震驚了當時低迷保守的時裝界。從此,這六位畢業於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的學生被英國媒體冠上了“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的封號。他們彼此之間同撈同煲,感情非同一般的親密,成員包括Walter van BeirendonckAnn DemeulemeesterMarina YeeDirk van SaeneDries van NotenDirk Bikkembergs。如今,安特衛普六君子這個稱號已經超出了其原始意義,成為八十年代以來畢業於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的前衛設計師們的代名詞。這個時裝界的傳奇,流芳百世,至今你仍然要對他們寫個服字。

轉千灣      轉千灘
近代的時裝設計師都深受他們的的影響,除了還有怪才 Martin MargielaOlivier TheyskensRaf Simons 等,其中出生在布魯塞爾,移居安特衛普,並就讀當地的皇家藝術學院時裝設計系的 Christian Wijnants更是其中的耀眼新星。在年,他的畢業作品在大獎中贏得最佳設計系列獎,畢業後,在享負盛名的耶爾時裝節發布其設計系列,並獲得最高殊榮,作品更因此被四大時尚之都的時裝店包括巴黎、倫敦及東京垂青選用。其後,他分別在安特衛普的和巴黎的工作,並於年推出其個人品牌。他的設計以豐富、層次圖案及鮮明色調演繹於針織上增添真實及奢華感,作品奪得多項殊榮,部分更置於安特衛普摩登博物館的珍藏系列中。

笑傲天際踏前程
Christian Wijnants 2016 的春夏系列,從現代主義建築風格及造型藝術的直線設計傳統中取材,想像出輕柔如絲、帶出輕浮、磨損及半透明的質感。經漂白的色調,包括水洗米白色、象牙色及淡褐色貫穿整個系列,並點綴以金菊、天藍、芒果黃及紅鸛粉紅般的溫室花顏色。為了向Constantin Brancusi的「太空之鳥」性感雕塑致敬,此系列的直線剪裁設計沉沒於披邊絲紗及薄紗組成的拱形樣品中,令吊帶裙及層疊短裙自然垂落。優雅、解構的直筒連衣裙釘上重疊拼貼的紡織品:提花斑點、細條紋絲綢,或印刷的絲織螺旋設計。Christian Wijnants的招牌裙褲以縛帶蝴蝶結再度歸來,嵌花針織把內部提花分開,呈現石頭圖案,而透明的尼龍繩則產生極薄的透明效果,完全突出系列不完全的美麗及不羈的浪漫感覺。屬於新生代的設計師,Christian Wijnants起步雖慢,但有心不拍遲,他的設計往往帶點不經意的驚喜。那種不經意,時而放任、不拘小節、時而淒美及流暢,沉醉於浪漫當中;正經得來又搞怪,具啓發性,往往讓你走進一個別開生面的幻想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