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lifestylenews

2017-08-21

我們曾經都妖過 We Were Demon Once


我們曾經都妖過  We Were Demon Once



喜愛夢遊       比天地自由
人云亦云:Fashion呢家嘢唔係話:我識條鐡咩?Fashion這東西,我懂個屁?)就這樣地膚淺了事。你内心那團火曾幾何時也被心魔佔有過,一時穿錯衣裳並不代表你對時尚審美的態度出錯。而當天時、人和、地利的情況底下, 你去配合場合而出錯的個體實驗打扮,是情有可原的。起碼你為自己製做過那一點noise,同時間,那一霎那的光輝,很可能就是你的永恒代表作。回想起在80年代末,金河廣場風靡一時的Tea- Dance茶舞,試問誰又未曾瘋癲過?當年梅姐的妖女形象和羅文的墊肩貼身閃耀裝束遙遙領先,帶領潮流,是那麽的深入民心。西方國家的代表更有 Boy GeorgeMadonna David Bowie等,崩克樂與怒,霓虹濃妝盛行的Disco Disco 八零年代,你可曾尚沒跟風過。


人其實喜愛夢遊      清醒太多咀咒
來帶廿一世紀,復古不斷來回時尚界,我們亦不必再作井底之蛙,男穿女著的打扮,早已司空見慣;甚至更延伸到讓Androgynous雌雄同體的造型打扮繼續升華,一浪接一浪的 fashion statement piece不斷更新演繹。Rick Owen 繼對上幾季的男裝系列讓男模露械演出之後,今季的男裝設計系列命名為「海象 (Walrus)」,由去年秋季系列的名字「乳齒象 (Mastodon)」進化而來 「進化」是這裡的關鍵詞。一如設計師所說“時裝代表轉變,而變化不斷發生,我們可以畏懼改變,繼續依存在熟悉的世界裡;又或者豁然開朗,投入未知的天地。”太過於安於現狀和隨波逐流的設計,遲早被淘汰。


飄飄忽忽的空間我至覺得真正擁有
設計當中有長袖與前面短身的外套去改變了穿者姿勢,同時拉高身型比例;盤繞豐碩的褲子層層融入地面,讓它們接觸、伸展、膨脹、漂浮、漫溯。質料有起皺纖薄的塔夫塔綢和洗水真絲透明織物,又或是厚實如工業用棉料。絲綢和硬身棉的組合反而彌補了各自的差距,形成充滿建築美的高雅幽暗廓形。上身布料盡力被扭曲、千層墜落,形成的橫紋類似醫學圖中的肌肉和肌腱。沒有垂褶,黑皮衣的剪裁盡力短窄修身,緊貼胸腔,讓下身的廓形釋放,讓巨大的褲管在地上拖曳。 設計師投入去探索未知的天地,真正是時尚界好玩之處。


男界女界       正常是變態
Vivienne Westwood這一季更雌性大發,靈感來自設計師Andreas Kronthaler身旁的一衆女性所啓發,正如他所言:我懂得的一切皆是從女性身上學習而來的系列的靈感啓發首先源於多年來一直為其品牌製作作品的一位意大利女性Rosita 對海洋的熱愛,奠定把地中海世界定為這一季的靈感來源。法國著名畫家Matisse的剪紙作品當中有許都圍繞著地中海,讓他開發了一套剪裁服裝的系統;把剪紙作品中的身影放於人形模特兒之上,然後將它們用布條縫起來構成服裝的雛形。


似是我但非我           而我有我造我夢
Europa女神 - 歐洲大陸以她的名字來命名,設計師更自豪地我把英國視作歐洲的一部分。在此系列中,英國的貢獻是創作出非一般Unisex男女咸宜的剪裁 。帽子更是次系列的重要點綴,Rococo風情湧現,就連在時裝騷邀請函上都可看到,由法國洛可可時期畫家Boucher繪畫,現在更存放在羅浮宮的Rape of Europa展覽當中。帽子的設計都在燒焦乾草的熱力中打滾過,它們屬於阿卡迪亞的牧羊人(一名法國巴洛克時期畫家Nicolas Poussin的作品)和牧羊女,以及稻草人,誇張顯眼的崩克搖滾未必統統都是你杯茶,倘若你曾經為自己
、某些人或某些場合如此悉心裝扮過,請舉手!恭喜你,皆因你在亂世之中,不理旁人白眼,去捍衛你的打扮信念。 因爲有你的瘋癲,時尚才得以如此精彩, 而我們曾經都妖過。Guilty As Char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