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lifestylenews

2018-05-28

MARGIELA / GALLIERA 1989-2009十年回顧展 - 活著便精彩


MARGIELA / GALLIERA 1989-2009十年回顧展 - 活著便精彩


赤子的心不改變
三月的巴黎時裝周,非常熱鬧,在觀賞下一季的時裝之餘, 趁有空檔去逛博物館和時裝展覽更是賞心悅目的時裝盛事。另一場城中熱話的時裝展覽,正正就是比利時時裝設計師Martin Margiela的十年回顧展。是次的展覽選址巴黎PALAIS GALLIERA的Musée de la Mode 展出,由Alexandre Samson策劃名為MARGIELA / GALLIERA 1989-2009十年回顧展,擇日寒冷的時裝周期間, 於三月三日緊湊開鑼至同年的七月十五日完結。這場似乎非看不可的時裝展覽,人龍蛇餅天天可見,蜂擁而至地率先奔向這場革命性的展覽觀賞、朝聖和取經。而至今不曾公開露過面的Margiela更不接受任何採訪,這位 “A Designer Without A Face” 的設計師令他的設計添加神祕感,而每一季的交出的作品,更讓人引頸以待。


是錯對 也不枉過
1980年Martin Margiela畢業於安特衛普皇家美術學院時裝系,他的設計概念方針挑戰了他那個時代的時尚美學。他構造服裝的方式獨特和往往反傳統,我行我素;更喜歡將服裝解構,並故意將内部的襯里和未完成的部分設計外露,並不吝嗇的揭露設計的製作過程包括褶襉,肩墊,圖案,雜物運用等等。如此裸露的Margiela’s way of unorthodox guises以非正統的偽裝,帶領先鋒,延續至今。在1984年至1987年,Martin Margiela曾經年擔任過Jean Paul Gaultier的助手,之後他與安特衛普學校合作,成為唯一一位當代在巴黎建立自己的時裝屋的比利時設計師,風靡一時。當Martin Margiela於1988年推出他的同名品牌時,他立刻將自己定位為業內的顛覆性人物,以極端的比例和解構結束的服裝去展示其獨有的設計,並拒絕在他的服裝上印上其品牌的標籤,更前所未有地選擇了用白綫針腳縫繡,以四角框架形式去代替其品牌的標籤。此標籤更成爲日後信徒們的“會員資格”標誌認可,以致所有時裝達人朝拜而非入會不可

誰甘於一生都壓抑
是次“自傳式收購”的回顧展,從1989年春夏季到2009年春夏季按時間順序排列,以Margiela為1989年春夏季舉辦的第一場時裝秀掀開序幕。蒙面的模特兒穿著紅色油漆的腳踝靴,並在白色棉質天橋上留下腳印,部分面料更運用於下一季的高級訂製時裝設計,成爲該品牌第一個純手工藝的時裝作品。再追溯90年代的作品,特別是1994的秋冬系列,靈感從洋娃娃的衣櫃中取出的物品,並重新製作,改編成真人大小的人形,配上不成正比的拉鍊和釦子,調皮和生鬼。1996年春夏系列著名的trompe l’oeil,以如真如假的錯視影像打印於衣裳上,刻意去衝擊視覺效果。其中一個在時尚界第一的創舉謂1994年印製的T-卹去提高對艾滋病的認識,大獲業界好評。

仍然無懼 我有我的根據
19974月,Margiela被任命為Hermès的創意總監,在他六年的任期內,他將巴黎的著名品牌與現代重新定義相結合。他的設計非常自信獨行,與90年代末在GucciTom FordChristian DiorJohn GallianoGivenchyAlexander McQueen等人拍攝的高潮戲劇形成鮮明的對比。正因為他將80年代的價值觀和美學超越了90年代,他把服裝的比例推到了極限,例如在他的超大尺碼系列中將比例擴大到200%,印在現有服裝和 'Stockman'假人公仔的樣子,並創建了一種由傳統日本tab inspired靈感啟發的新款“cloven”鞋,即將大腳趾與其他鞋趾分開的鞋履。他的設計不僅質疑服裝結構,而且挑戰時尚結構系統,Margiela更用他的《Artisanal》系列質疑了衣服的陳舊性,這些系列由複古服裝和復原材料轉化為獨特的手工縫製件創作而成,典型的up cycling模範。還有他的複製品系列復古服裝,從世界各地獲得併轉載相同。另外,在日本攝影師Kyoichi Tsuzuki系列的Happy Victims“幸福受害者啟發下的Time-Capsule Room系列展示,亂中有序地將臥室裡擠滿了時尚愛好者的衣裳,非常有趣。


無論你 始終都睇不到我
在往下參觀,更收錄罕見的檔案錄像,以及偶爾提供有關收藏品的當代報導的新聞片,整個展覽採用超過130個造型、défilés時裝秀視頻、檔案和特殊裝置。而整個展覽中最有價值的東西之一是令人振奮的創意自由感,這是一個帶有四個白色棉花針跡,白色空白標籤背後男人所做的一切的時尚基礎。今天,Margiela的著名設計仍然挑戰著奢華與美麗的約定,並為其他時尚顛覆者鋪平了道路。這位無形的時尚設計師所做的很多事情都離流行時代非常遙遠,他的創意是一種美麗,聰明,動人和永遠時尚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