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lifestylenews

2018-04-16

AZZADINE ALAÏA “JE SUIS COUTURIER” 《我是一位時裝設計師》


AZZADINE ALAÏA JE SUIS COUTURIER”
我是一位時裝設計師》



年輕得踫著誰亦能像威化般乾脆
這次到訪巴黎時裝周,除了可率先預覽下一季的時裝作品,另一得著就是參觀已故及傳奇設計師Azzadine Alaïa的時裝展覽。Azzadine Alaïa於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離世,可能因爲大師本身不是法國原籍因由之故,來自突尼斯的他未有獲得法國風光殮葬;但他在法國人心目中的地位甚至對全球時裝界的貢獻和影響,無人不知曉。大師的離去,沒有被世人遺忘,他對時裝的熱誠和獨有的個人觀點及設計方向,離世前後得到時裝界的寵愛和愛護;追隨者萬千,更激發了無數現任品牌時裝設計師和新力軍對時裝設計的看法及以其設計靈感為來源,繼而引領時裝界。


不了解 不要解 就連毛孔都擴大
“人做我不做,殺出新血路”- 不隨波逐流正是Azzadine Alaïa對時裝審美的態度。這次爲期約半年的時裝展覽,選址在他居住和工作的巴黎18 rue de la verrerie,仿如走進大師内宅,讓參觀者更有親切感。時裝展覽由星級時裝及歷史學家Olivier Saillard策劃,精選了41Azzadine Alaïa1983年到2017年的成衣系列和高級訂製系列為展出作品,而大部分的展品都以高級訂製系列為首。展覽作品都是以黑白色調和靛藍色爲主,唯一一件展出的作品謂1996年夏季高級訂製系列的紅色長裙,成爲個中焦點。自1979年他首次亮相系列作品推出以來,他對黑白的審美角度,有著非常人的見解。黑色和光學白深深的色彩,啓發了Azzadine Alaïa服裝的無限可能,純黑色更成為了他真正設計用色的基調,因為他認爲黑色不用被淡化,同時可以塑造一個概念和衍生出無限主意及點子其他顔色就不一樣。



活著未為我 為誰
Azzadine Alaïa選擇以20世紀建築師設計師偉大傳統中的啓發去領導他的設計生涯,掌握從服裝概念到縫紉模式和裝配過程的每一步。Madeleine VoinnetCristobal Balenciaga或者Charles James,他們對Azzedine Alaïa後來的設計影響甚大;當中隱藏的指引,成爲了他繼續追求持續的時尚,將所見和所學的發揮到淋漓盡致。Azzedine Alaïa同時他在設計生涯裏,承繼了獨特的設計觀點與美學,獲得時裝界的認同,低調地不停創作,印證了他在時裝界的超然地位。



但是這是快樂 誰不快
當談到服裝時,Azzedine Alaïa曾說過:“我喜歡它們美麗而永恆,不會因為細節,飾品和顏色而過早老化它們。越簡單的設計就越難去創造!” Azzedine Alaïa在生前的生活都與時尚、藝術、設計、建築、音樂和戲劇息息相關,在過去六十年裡一直是創意和文化學科的狂熱收藏家。在2007年,他開始保留自己的作品和龐大的收藏,並與他的終生伴侶及畫家Christoph van Weyhe和他四十年的出版商Carla Sozzani好友,創立了Azzedine Alaïa基金組織協會,而該組織和未來基金協會的寶藏將會繼續收藏和在其巴黎的故居内運作。



快活到 半日也像活盡一百萬歲
時裝霓裳設計Azzedine Alaïa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從未停止過的絕對創作,並且是他對永恆渴望及表達的誓詞。多年來在家鄉突尼斯Beaux-Arts美術學校的栽培,無論是低廉的木棉還是貴族享有的雪紡,他都知道如何去掌握織物,去設計和塑造出神聖和讓人愛不惜手的霓裳。這次的展覽為The Foundation Azzedine Alaïa基金協會組織的第一個長期系列展覽,通過與各界文化機構的接觸和協助,展現了他一生的雄心壯志,同時亦在他喜愛的小鎮Sidi Bou Saïd 展出他自己的作品和收藏品。另外在巴黎還將有一個時尚和文化歷史的圖書館,用於研究和開發,並為有前途的時尚夢想家提供獎學金。Azzedine Alaïa為善不甘後人,活viva他一直都很自豪和慶幸地說自己:“ Je Suis Couturier- 我是一位時裝設計師。的確,你在萬千寵愛的心目中,實至名歸,一直都是一位出色的時裝設計師。以前是,現在是,將來都是!